吊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在玩什么分众移动社交应用吗这里是有代表性的几款

发布时间:2020-07-21 09:57:56 阅读: 来源:吊扇厂家

微信里N多的分群分组已证明分众社交的需求在移动领域里有多强。

那么,现在在移动端上都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有代表性的小众社交软件?一般只拥有几十万、数百万用户的它们,各自的模式如何?这里是虎嗅挑选的几款,大家看下是否可以启发下思路——

师兄帮帮忙

融资情况:A轮(薛蛮子,IDG)

清华博士生申磊师建立了师兄帮帮忙,一个基于大学校园内,同学之间相互帮助解决问题的社交平台。虽然打着萌师妹只发任务,好师兄负责解决问题的旗号,但实际上所有有问题的人都可以称为师妹,所有能解决问题的都可以称为师兄。通过同学间的互助,师兄帮帮忙实现了陌生人交友,但又将交友范围限定在了相对单纯的大学校园内。解决了大学生想要认识陌生人但又担心在复杂的大型社交网站上碰到“怪蜀黍”的风险。

校园社交网络的用户半径比较小。当初Facebook,人人等社交网站在取得校园内的成功后,一定要向外走。师兄帮帮忙应该也不例外。

对于拥有了120万用户的师兄帮帮忙来说,现在专注在帮助大学生解决交友需求上。通过问答、互助把有价值的朋友关系沉淀下来,而不单单是社交网络上的一个关注而已。申磊认为,如果单单只是在网上认识,而没有更深层次的接触,学生时代的社交关系将在在毕业后失去价值。校园社交网站也将面临用户流失的危险。并且,申磊也没有将“师兄”局限于在校的学生,还包括毕业四到五年左右的人群。经过职场历练,这些“师兄”们可以为学弟学妹解决很多学业、职业上的问题。年龄相仿的人的建议比父母或者老师的建议更容易让学生们接受。与此同时,这些大学长也有婚恋以及招聘方面的需求。

对于学生用户质量不高、消费能力差的观点,申磊并不认同。他认为大学生在数码、衣服以及娱乐上面的消费并不小。如果能够覆盖大量的大学生用户,将他们的需求进行整理,反馈给商家,可以做类似反向团购的C2B模式。

笔者认为,90后大学生相比80后和70后,在其大学时代有更强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欲望。并且,市场上针对学生的服务也在多元化,像大学生游学项目,培训项目近两年来也是相当的火爆。原本的校园社交网络的霸主人人网在移动互联网上的缓慢,给创业者留下了很多的机会。尤其对于大学生创业者来说,身为学生,他们能够抓住他们身边的一些痛点,推出产品解决学生们需求。像师兄帮帮忙、超级课程表在校园内都引起了一阵旋风。虽然,不是每个校园社交平台都能做成Facebook,但是如果能够做成校园领域的NO.1的话,其价值也会非常大的。

Zank赞客

融资情况:数百万人民币(经纬中国)

如果作为社会主流的异性恋人群的交友需求都需要各种约炮神器去解决的话。那么,作为社会中相对的小众群体,同志群体想要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到命中的那个Ta的需求怎么解决呢?

由同志团队推出的同志交友移动应用“Zank”一经推出就获得了同性群体的关注。短短三天的时间就获得了三万的用户。

相比于其他的异性和同性交友软件以约炮为卖点,Zank的创始人凌绝顶更希望Zank被定义为“约会神器”。性是刚需,而且在推广初期如果以“同志约炮神器”作为卖点一定能够吸引很多人的注意,但是凌绝顶认为,被被定义为“约炮”虽然能够爆红,但自身的发展也会受到限制,像陌陌就一直在试图摘掉自己“约炮神器”的帽子。与异性恋相比,同性恋需要更多的是身份上的认同与情感上的交流。尤其是在那些远离大城市的地方,同性恋者在文化压力下,多数都会隐藏自己的性取向。但是利用移动互联网,同志们随时的用手机搜索一下,就可以发现身边与自己性趣相投的人。

除了上面的用户都是同志外,Zank在应用功能上与其他主流陌生人交友软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用户通过Zank可以发出吃饭,喝咖啡的邀请,了解彼此。凌绝顶希望可以帮助同志建立真正的社交关系。虽然可能最终还是绕不过“约炮”这个人类原始的需求,但是凌绝顶希望在Zank上还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现在在Zank上也出现了拼车,合租等Zank一开始没有预想到的需求。这些非约会累的信息远远高于其他约会选项。目前,上线3个月的Zank的用户已经超过15万。

在推出Zank之前,凌绝顶一边在网络公司上班一边创立了同志社区飞赞网。Zank最初的3万用户大部分是从飞赞网上转移过来的。

对于盈利模式,Zank暂时还没有特别清晰的线路。不过,现在他们已经在尝试为会员提供增值服务。例如,有些同志用户有“隐身”的需求,他们不希望暴露自己的行踪。所以,Zank就推出了需要付费的隐身道具来满足这些人的需求。另外,Zank也在尝试电子商务平台,为需求独特的同志社区提供一些产品。除了线上的探索,Zank也跟线下的同志酒吧合作,举办一些活动,帮助酒吧宣传,同时也推广自己的网站。

同性恋群体是社交应用里尚未开发的一个细分领域。目前,中国有超过3000万的同性恋人群。相比于其他群体,同性人群普遍拥有较高的生活品质要求,对价格敏感度低,付费意愿强烈。像国外的同类产品Jack’d就有超过20%的付费用户。LGBT资本认为中国的同性恋市场价值高达3000亿美金(似乎有些夸张)。并且,同性恋人群对群体的认同感高,对于好的同性产品他们会鼎力支持,奔走相告。所以,优秀的产品在同志领域的传播速度相当快。

不过,如果Zank在同性恋人群敏感的问题上犯一些错误的话(比如,隐私),那么Zank用户流失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与此同时,专注于同性恋这个小众群体的社交应用的商业化之路可能比其他应用更崎岖。不论是线下服务还是线上商品,商家们是不是能够正确的看待这样一群特殊的顾客?毕竟,这个群体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下要面临的压力要大得多。中国同性恋市场的金矿不好挖。

小恩爱

融资情况:种子投资几十万人民币(天使湾)

情侣私密应用可以算是理论上最小众的社交软件了。

提到情侣私密设计应用,人们一般会想到Pair、Between等国外的APP。但是,小恩爱的创始人黄宇韬透露说,在他们推出第一个版本的时候,还没有Pair、Between。他最初只是想做一个可以和女朋友一起使用的软件而已。

小恩爱的创始人黄宇韬是一位连续的婚恋行业创业者。在一次严重的创业失败后,他组建了小恩爱这个团队。

据2013年2月份的数字,小恩爱用户约达160万。它在最近的一个版本中也做了一些商业尝试。用户可以通过开通VIP会员使用自定义的状态,更大的相册储存空间等增值服务。黄宇韬计划从私密沟通作为切入点,逐渐打造情侣品牌,为情侣提供“一站式的服务”。

这些私密社交软件能否成长起来,挑战还是蛮大的,面临用户在新鲜期过后使用热情减退等风险。

辣妈帮

融资情况:A轮数百万美元(经纬创投领投)

辣妈帮是一款为时尚辣妈们准备的移动社交软件。辣妈帮的创始人金赞发现,当宝宝出生后,妈妈们需要新的社交圈。原来的朋友们可能不能够与她们分享有关宝宝的话题。在辣妈帮中,妈妈们不仅能够与其他妈妈们分享育儿的心得,并且还可以讨论时尚、情感等话题。满足这些辣妈们在宝宝之外的社交需求。

使用手机,妈妈们可以利用琐碎的时间,随时随地的查看新鲜的内容。辣妈帮的UI设计使得用户的阅读体验比BBS好很多。其次,与单纯的文字分享相比,文字、图片、语音的分享形式符合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需求。并且,辣妈帮强调了自己的移动社交属性。用户可以加入到不同主题的小组,用户可以关注自己喜欢的人,每位用户都有类似微博的个人主页,并且可以通过地图搜到身边的妈妈们。

辣妈帮于2012年的5月份上线,目前已经拥有了超过数百万的用户,用户的话题也是非常多种多样,从育婴、婆媳关系,到化妆品。经体验,社区内气氛还是比较活跃。

金赞之前尝试做过孩子记录的工具(爱宝宝365),但他认为,妈妈们的育婴在宝宝0~1岁期间非常强烈,但之后会逐渐减弱,所以单纯的育婴工具、社区都会面临用户流失的风险。而他选择了更宽泛的产品范围来增强用户的粘性。同时,也能够为应用的商业化提供更多的选择。目前辣妈帮还没有进行太多的商业化尝试。团队希望先完善产品,将用户的壁垒积累起来,然后再探索商业模式。

大姨吗

融资情况:A轮数百万美元(贝塔斯曼)

柴可(这里是他曾在虎嗅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和他的团队推出了女生经期工具软件“大姨吗”,在推出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就获得了1800万用户(据其软件描述)。

在最近的几个版本中,“大姨吗”已经逐渐从一个工具性软件向社区类软件转型。试图将巨大的用户流量沉淀下来。从现在的版本中可看出,“大姨吗”的社交属性强调话题,而不是关系。所以“大姨吗”并没有像其他的新型小众社交网站一样,从其他大型社交网站把用户的信息引导过来,而是选择让用户只用昵称就可以进行讨论。并且,“大姨吗”只可以收藏帖子,但并没有加好友的功能。目前,“大姨吗”的社区化进程并不十分理想,只有一部分的社区话题(例如,情感天地)活跃度比较高,社区整体的活跃度相较于它号称1800万的用户量来说还是比较冷清的。

以上,是虎嗅实习编辑王晨浩整理的一份小众移动社交不完全名单。你听说、在用着什么火热的分众移动社交应用吗?欢迎在评论区里来举报举荐!

前端开发框架有哪些

微服务架构的优势

Python Flask进阶教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