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式担保链断裂或将引发金融危机

发布时间:2021-02-22 15:48:29 阅读: 来源:吊扇厂家

中国式担保链断裂或将引发金融危机

北京时间11月24日上午消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江苏江阴,一家名为雪渊的纺织有限公司的破产,在当地引发了巨大的连锁效应。  分别有机械制造厂、造纸公司、木地板公司和纺织品制造商为雪渊纺织公司提供了担保,同意在出现违约问题的情况下为雪原偿还贷款。根据法庭文件,雪渊纺织已经资不抵债。

由于中国经济增速减缓,企业之间为对方贷款提供支持的“担保链条”正在显露危机。上周五,央行下调基准贷款和存款利率,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帮助恢复经济增长势头。  雪渊纺织公司的破产管理人张复良(音译)表示:“在江阴,民营企业之间你欠我的,我欠你的,最终如果有谁出现问题,所有人都被牵扯进来。”雪渊纺织公司的一些担保人正在努力偿还贷款,还有其他担保人身陷破产困境,将自己的债务转移到了其他公司身上。  一家银行已经核销了雪渊的贷款,该行无法从两家负有担保义务的本地公司那里得到补偿。在过去六年中,担保成为推动中国信贷规模迅速膨胀的催化剂。截止到今年10月,在全部的13万亿美元未偿还贷款中,有四分之一的贷款涉及担保问题。一旦借款人出现违约,担保人往往没有足够资金来偿还债务。  在影子银行体系内,放贷人也会依靠担保来让投资者放心,显示资金的安全性。但是,对担保的依赖正在造成不良的后果。监管机构和分析人士表示,担保人无法履行义务正在导致不良贷款激增,威胁金融安全。  7月份,银监会发出通知,表示“担保链”的断裂可能会“引发区域性金融危机”。银监会更是明确指出,作为中国出口业务与民营企业的核心地带,长三角和珠三角的担保链条风险最为严重。  2008年以来,由于政府推动信贷宽松,抵御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的贷款规模迅速膨胀。企业提供信贷担保发挥了关键作用,让银行有信心贷款给小型民营企业。以往,国有企业是担保业务的主体,帮助国企资金不足的部门得到贷款。  根据数据,过去两年中沪深两市上市企业为其他公司提供的担保总量增长了76%,达到206亿美元。  在其他国家,担保的应用非常广泛,政府利用自己的资产负债表来鼓励银行向中小企业提供贷款,或是支持居民购房。在美国,房利美和房地美担保了数万亿美元的抵押贷款。私营部门贷款机构则利用信用违约掉期来防范借款人违约的问题。  专家指出,中国与其他国家的情况并不相同。在中国,各个公司成为了担保人,直到2012年经济增速放缓前,公司之间的担保链条并未显露问题。香港大学金融学副教授Dragon Tang表示:“早先,一切状况都很好,中国的经济增速迅猛,因此担保无非只是盖个章而已。”  一些分析师和银行高管表示,担保让银行产生了错觉,并且有了不去审查借款人支付能力的借口。中国工商银行总行首席风险官魏国雄此前表示,一些地方“风险防范过度依赖于第三方担保,在某种程度上担保成为了信贷决策的主要依据”。  在江阴,许多企业,尤其是纺织行业的公司,利润极为微薄,经济下行令当地企业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雪渊公司曾为美国、东欧、南非和东南亚地区出口产品,如今机器被锁在厂房中,等待清算。  作为债权人之一,工商银行在今年7月将雪渊的贷款出售给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但工行与信达均未接受采访。此前,中国农业银行将一家为雪原担保280万元贷款的机械制造商诉至法庭,江阴市法院在7月份判定农行获胜。4月,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状告同一家机械制造商,最终通过调解渠道解决了纠纷。负责案件的法官孙艳(音译)表示,如今这样的状况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美媒:中国民间借贷担保链脆弱 恐破坏经济  外媒称,当陈雪忠去年从其破产的纺织公司跑路时,工业城市江苏省江阴市的一连串公司纷纷遭遇麻烦。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1月24日报道,一家机械生产商、一家造纸商、一家木地板生产商和一家纺织品生产商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它们均承诺,一旦出现违约,将偿还陈雪忠及其公司江阴市雪渊纺织有限公司所借的贷款。  报道称,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像雪渊这样的企业接连倒闭,而这些“担保链”,即企业之间相互为贷款作担保的行为,正在对更广泛的经济造成破坏。中国的央行21日宣布下调存款和贷款的基准利率,以减少企业的融资成本和帮助恢复经济增长。像江阴这样位于繁荣的长三角地区的地方一直是政府关注的对象。  法院指定的雪渊破产案的管理人张复亮(音)说:“在江阴,民营企业间存在的问题是你欠我,我也欠你,到最后,一旦出现问题,大家都牵扯进去了。”  雪渊的一些担保公司对偿还自身贷款也力不从心。还有一些已经倒闭并将债务转移到其他公司身上。一家银行因它无法从两家担保公司追回贷款而已将雪渊的贷款一笔勾销。  在过去6年里,担保对刺激中国债务规模的迅速增长起了重要作用。截至10月底,在总计13万亿美元未偿还贷款中,约四分之一获得了其他公司和个人的担保,他们承诺在借款人违约的情况下偿还贷款。所谓的“影子银行”也接受担保,认为这一来可以向焦虑不安的投资者保证其资金安全,二来可以规避政府对向某些类型企业放贷的限制。  监管机构和分析人士表示,对担保的依赖如今正产生适得其反的结果,不仅导致不良贷款猛增,而且可能蔓延到整个金融领域。  中国银监会7月向各银行下发通知称,“担保圈”内出现企业倒闭,可能“引发区域性金融风险”。  报道称,自2008年以来,随着政府推行宽松的信贷政策来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国的贷款规模迅速增加。各公司提供的信贷担保起了关键作用,它使银行有信心向小型民营企业发放贷款。小型民营企业是经济中效率最高的部分,但常常缺少足够的担保。  虽然通常都是国有企业为资本不足的子公司的贷款提供担保,但近几年,担保也提供给了不相关的公司。根据万得资讯的数据,在深圳和上海上市的公司为非子公司企业提供的担保额在过去两年里增长了76%,达到206亿美元。  香港大学金融学副教授汤勇军说:“早前,一切都没问题,因为中国从未出现过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担保只不过是盖个章而已。但现在,担保人真的要偿付了。”  一些分析人士和银行高管表示,担保使银行产生了一种安全错觉,并为其不严格审查借款人偿还能力提供了借口。  中国工商银行首席风险官魏国雄在《中国金融》撰文称,在一些地方,风险识别和防控过于依赖第三方担保,甚至把担保作为判断风险和融资决策的主要依据。(参考消息网)

从国际货币角度看全球失衡和金融危机  对于虚拟经济与真实经济之间相背离的这种现象,我认为,这是来自于国际货币体系主导中央银行业务模式。因此,需要从国际货币角度来理解全球失衡和金融危机。  我们看到,如今有越来越多的货币,但经济增长速度却仍然很低,货币和金融指标增长率远快于真实经济指标的增长率。在世界主要的经济体,包括中国,到处都是金融系统,到处都是银行,但是真正的增长率在哪里?更糟糕的现象是,在金融机构快速增加的同时,真实经济在持续恶化。  有几个指标可以用来描述扩张的货币和金融部门。首先就是全球外汇储备,这是全球基础货币的主要部分,但不是全部。现在全球外汇储备(包括中国)已经达到了13万亿美元。出于何种原因?为何要打造如此多的货币?我们是否用得到?如此多的货币,会对实体经济造成了很负面的影响。其他的指标主要来自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全球金融衍生品市场规模、全球对冲基金的规模和数量以及主要国家基金债务占全球GDP的比重等,此外还有全球债权市场汇率波动、股票价格商品价格和数量等。  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如此巨大的货币量和外汇储量,目前实际的贸易量是低于这样的量和水平的。  可以用几个指标来描述现在显著放缓的实体经济,实际GDP增长率、失业率、财政收入增长、企业的利润增长、实际的个人可支配收入指标。这其中最重要和最有趣的现象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所有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都明显减速,无一例外。  以美国和日本为例。日本经济增长最快的阶段是在1950年~1973年,从1973年开始就大幅放缓。这个现象,没有人能够预测到,包括伯南克在内的很多经济学家。此外更重要的指标就是实际个人可支配收入,事实证明,美国的量化宽松,并没有提高实际收入的增长,从而也没能够有效地刺激消费的增长。  当然,导致经济放缓的原因还有失业率等很多其他的因素,如果一一进行相关的分析,都将得到类似的结论,欧洲陷入二次衰落,美国和德国的复苏也非常缓慢。  如何来解释这些现象?我们看到的央行的业务模式是什么?  从国际货币的角度来了解和理解全球失衡和金融危机,要从两方面入手,其中央行的业务模式充满玄机。  国际货币历史的关键问题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国际货币体系开始无锚货币。这是无锚货币的国际体系从根本上改变了各国中央银行的业务模式。  这种中央银行的基本业务模式是什么?通胀目标、汇率目标、利率货币、货币供应量等,且所有的模式都在不断地变化,而且都会受到无锚货币的影响。有这样两种方式可以让无锚货币的国际货币体系发生改变:一是扩大国际基础货币,二是浮动汇率。客观地说所有国家的央行都没有办法影响根本的危机或者是经济基本面,我认为央行应该发挥的作用就是参与到所有的市场中,进行市场中一些包括利率和汇率的调整,而不是来影响和决定汇率和利率。  同时无锚货币的国际货币体系,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了极低的利率水平,在包括德国在内的欧盟国家以及其他国家都出现了负利率的难题或者是困境,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出现了超低利率以及通胀这样的问题。  超低的利率破坏基本的资源和信贷的市场资源配置机制,从而损害了真实经济中的资本投入。过去30年整个金融资产的增长率是5.5%,但实际经济却是平均2.5%。如何来解释这种现象?  过剩的流动性和超低利率阻止了对有毒资产和不良公司的淘汰。过去是说大而不倒,而现在的概念可以说是小而不倒。  问题的出路在那里?第一个出路,创建多体系的国际储备货币,减少对美元的依赖以及各国中央银行被动累计的外汇储备货币,生活在多元、竞争的时代,在今后10年间我们很难达成共识。我们需要一个稳定和强劲的欧元来促进区域货币和金融合作,这些是我们需要做的,或者是一个出路。当然还有区域层面的货币和金融方面的合作,退有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第二个出路,这或许是不太充分或者很难实现的出路,就是创建多边协议来稳定主要国家之间的汇率。汇率是造成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欧元区、美国、日本、英国 、中国会有新的汇率的版本,当然,我们会有一种新的布雷顿森林固定汇率版本,而他的出现取决于美元兑欧元的汇率稳定。(大众理财顾问)

定制西装费用

河北衬衫定制费用

北京T恤衫厂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