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发展三农更企盼金融下乡毛桃木莲

发布时间:2020-10-19 00:20:21 阅读: 来源:吊扇厂家

近年来,“区域发展战略”呈现燎原之势,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不久前获批的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和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等等次第展开。这意味着这些区域将“由银行贷款几百亿元、几千亿元做几个大的标志性项目”,由此也将带来了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

不过,这些大项目无法真正改善广大农村地区农民的生活状态,专家建议,不如放开民间金融市场并发展各类小额贷款金融品种,让亿万农民获得发家致富的机会。

“暗流”涌动

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到,要“着力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这是党的文件中第一次使用“新生代农民工”这个词,传递出中央对约占农民工总数60%的80后、90后农民工的高度关切。

“现在招工难、民工荒现象在劳动力输出地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春节前夕,江西省弋阳县某制衣厂负责人正在为来年的招工事情发愁。这家企业从浙江绍兴来江西办厂就奔着劳动力资源优势,且为了劳动力更加有保障,企业负责人把工厂直接办在了当地职业技术学校。

目前,江浙劳动密集型企业承接省份开始面临“民工荒”问题。据了解,由于近年来大量青壮劳力外出打工,当地企业用工成本也在逐年递增。因为吃住在家,实际上,在家门口打工的收入不会比到江浙打工低,这些90后农民工月收入差不多在1200元。

在大部分青壮劳力选择外出的同时,沿袭几千年的传统农业也日渐瓦解。“农户传统的庭院养殖模式急速消亡。”当地某养猪大户介绍说,按照以往每户散养年出栏10头生猪,丰年盈利150元/头,灾年亏损100元/头核算,养猪年平均收入在800元左右,再加上其他农业等纯收入2200元,总计3000多元。

3000元也就是外出打工3个月的收入,这些都迫使农村大部分年轻力壮的村民外出打工,在农产品供应不足情况下,农业生产的规模化经营成了必然选择。

由于市场原因农民自愿放弃传统生产模式,使得现代化规模生产成为可能。那么这种潜力有多大呢?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一份呈交中央有关部门的6000多字报告中保守估计,如果生产规模扩大100倍,按照农村原先2亿个生产单位将减少到200万个,每个单位的销售收入至少增加110倍,收益增长150倍,中国农业产业化将大大加快,农民也将从根本上致富。

高利贷和民间金融

众所周知,农村金融市场长期存在诸多弊端,其核心是农民“贷款难”。国有银行商业化改革后,以盈利最大化为经营目标的这些公司纷纷调整自己的经营战略,大量撤并农村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的分支机构与营业网点,逐步向城市收缩并上收贷款权限。

“现在只剩下农村信用社一家国有金融机构‘留守’广阔的农村市场,可想而知,要贷款有多难。”弋阳当地农村信用合作社负责人介绍说,除了一些政策性贷款外,真正满足农民生活和生产所需的贷款微乎其微,其关键是农民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贷款抵押物。

“现在过年时高利贷利息已超过5分,其他时间一般都得3分左右。”熟知当地“地下”钱庄的人介绍说,近年来,富裕的人越来越多,余钱除了存进银行,理财途径太少了,“股票期货不敢玩,高利贷怕回收难,在外辛苦打拼多年,很难找到一个赚钱稳当的路子!”

事实上,当地近两年来由于一批“先富起来”人的剩余资金没有合适的途径转入正常生产活动中,大量“剩余”资金消殆于赌博场所。“前些年,一条街上10家商户有个五六家百万富翁,现在赌博盛行,最多也就剩下两三家了,去年县里‘严打’了一批赌场。”前述知情人介绍说。

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出,健全强农惠农政策体系,推动资源要素向农村配置,提高农村金融服务质量和水平。积极推广农村小额信用贷款,加快培育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有序发展小额贷款组织,引导社会资金投资设立适应“三农”需要的各类新型金融组织。

2010年2月初,当地第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组建成立,开张当天笔者向相关负责人详细了解了一些问题。

不可否认的是,当前农村金融市场仍将长期存在“农村反哺城市”现状,其根源在于银行不愿接受农村客户提供的抵押品(诸如没有房产证的房屋、小企业厂房设施、农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等等),而且双方在估价上差距过大,即便银行接受了这些抵押品,也难以找到一个合适的抵押品拍卖交易市场去处理。

“金融下乡”是否可行

推动资源要素向农村配置,提高农村金融服务质量和水平,国家的经济实力已经完全具备。2009年末我国银行业总资产已达78.8万亿元(占全国金融总资产的90%),中国2009年外汇储备余额突破两万亿美元,达到2.399万亿美元,领先全球各发达国家。据统计,中国外储占全球储备比重达到30.7%。

近年来,中国经济迅速“崛起”,正愁着这些钱没有出路。事实上,与其不断地借钱给富人和富国,不如借钱给自己的“穷人”,激活广大的农村市场,真正意义上启动国内消费市场。

在采访期间,很多农户对于农业产业化和农村消费市场前景表示看好,但是都苦于没有资金,无法促使农民“敢于”消费,“敢于”生产投资。其实,问题“症结”并不是农村没有资金。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韩俊曾公开表示,“目前影响中国农业发展的两个难题,一是国家金融管制太严格;二是国家对农业企业支持力度不够。”

依照国务院研究室2006年4月份发布的《中国农民工调研报告》,目前中国外出农民工数量为1.2亿人左右,如果加上在本地乡镇企业就业的农村劳动力,农民工总数大约为2亿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主任党国英保守估计,这些外出务工人员带回农村的资金,“每年在8000亿元左右。”

若加上逐年累积,农民手里的资金是惊人的。事实上,每年从城市流回农村的资金要么大部分用于建造楼房,而很多楼房常年空置;要么存放在邮政储蓄所,再从农村“抽调”到城市。

近年来,国内各式杯水车薪式的补贴,不如建立制度性的自由经济和自由金融平台,形成政府、银行、消费者多赢的局面。

上海治失眠的医院

天津爱维医院重点科室有哪些

苏州肤康皮肤病医院好不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