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开滦集团资源掣肘下画出耐克式拐点-【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15:40 阅读: 来源:吊扇厂家

开滦集团:资源掣肘下画出“耐克式拐点 ”

今年7月,《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名单发布,开滦集团以年营业收入225.193亿美元,列第490位,首次进入世界500强榜单。

开滦始建于1878年,至今已有134年历史,进入新世纪(002280)后,由于资源匮乏和产业结构单一,特别是近几年来在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形势下,发展压力越来越大,同先进企业比,发展速度明显放缓,2002年至2007年,开滦集团在全国500强企业的排名曾后移30位。2008年下半年,开滦集团调整企业发展战略,走转型发展之路。短短四年时间,百年老店通过结构调整、经济转型,跳出了资源型企业因资源枯竭、包袱沉重而使企业衰败的宿命,走出一条依托自身优势转型发展的强企之路,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开滦在国内企业500强的排名中连续提升215位,居76位,今年还历史性地跨入世界企业500强行列,画出了“耐克式拐点”。

开滦集团如何在几年内实现超乎寻常的跨越式发展?前不久,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对开滦集团进行了深入采访,今日起推出“开滦集团的世界五百强之路”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1456亿,开滦集团首次上榜世界500强,排名第490位。

这组数字相比今年世界500强榜单上的另外78家中国公司,并非出类拔萃,但细心者却发现其中另有天地。

2002年到2007年,中国煤炭业最为红火的5年中,开滦集团由于资源濒临枯竭、开采成本增大、社会包袱沉重等因素,在中国500强的排名以平均每年6位的速度下滑,2007年157亿元的销售收入,让开滦集团跌到291位。5年后退30位。

2008年,在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下,煤炭价格大幅波动。据当年统计数据显示,煤炭价格上半年累计上涨90%,到年末时狂跌50%。但就是在这个天时地利都不占的时间节点上,开滦集团不仅扼守住了排名,销售收入还一路飙升,并且画出如同世界知名品牌耐克式的增长曲线——2008年334亿、2009年559亿、2010年932亿、2011年1456亿,与2007年相比,营业收入四年增长828%。

开滦增长的速度和爆发力打破了中国煤炭行业的寂静,且今年的销售收入还逆势狂飙。今年上半年,根据wind数据显示,在已出中报的煤炭行业上市公司中,业绩下滑是普遍现象。然而全行业衰退,并没有使加速快跑的开滦集团减速,集团的上市公司开滦股份(600997)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7%,集团公司逆势增长45%。

无论是发展速度还是增长幅度,开滦都让人惊叹不已。这样的成绩即使放到全球视野中,都堪称奇迹。这四年,开滦集团究竟有着怎样的博弈,又演绎了哪些不为人知的精彩呢?

往事百年

在唐山市市中心,屹立着一座高高的井架,上面巨大的天轮已经旋转了134年,它不仅承载着一座城市的记忆,更是中国煤炭工业的象征。

这里就是开滦集团唐山矿业分公司的一号井,1878年由李鸿章授意创办的中国最早用大型机械开采的煤矿。

沿着古槐婆娑的树影向这座百年老矿井的近身处走去。一号井北侧,一条南北走向铁路桥涵的洞口上方镶有一块石碑,刻着“达道光绪己亥二十五年四月初四开平矿务局”字样。

据史料记载,达道是为运当年西山矿(唐山矿附矿)之煤而建。当时两井之间相隔一条东西向的广东街(即今新华道),遂在广东街路基下开凿了这条南北走向的隧道式桥洞。

就在记者给百年达道拍照时,恰好赶上一列满载煤炭的火车,缓缓从达道下通过。这个已有百余年历史,中国最早的铁路公路立交桥至今仍在使用。

站在一号井绞车房前那块唐廷枢时期铺就的青石台阶上,仿佛可以听到134年前唐山矿开钻那天的喧闹。

失色的王牌

百年历史一直让开滦人为之骄傲,但这令人骄傲的历史“王牌”在资源枯竭的现实中一度黯然失色。

如开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张文学所说:“130多年的历史积淀,如果不能有效利用,反而会成为阻碍企业发展的包袱。”

“一般煤炭企业健康发展的寿命也就是50年上下。”张文学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时介绍:“开滦的煤矿经过130年开采,现在矿区平均采深达到了854米,最深的矿井接近1300米,原煤炭部管辖的94个大局矿区的平均深度为400到450米之间,开滦是平均采深的两倍左右。随着采深的加大,管理、安全、效益等问题都会加大。”

开滦范庄矿业公司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座自行设计、勘探、建造的大型矿井,被誉为新中国第一井,也是目前开滦的主力矿井之一。

在范各庄矿采访,下午两点半,记者随矿工们一起下井。“我们所乘罐笼现在的位置距地面为372米,这是我们公司距离地面最近的一个工作水平。”该公司工会主席冯征国给记者介绍井下的工作情况,“从这里还需要坐专门运人的小火车,经过半个小时,才能到达工作面。”

冯征国所说的小火车外观与公园里孩子们坐的那种在铁轨上运行的小车相似,可这里的环境相比之下要复杂许多,记者与冯征国相隔一米,但如果不借助矿灯,根本无法看到对方。

“一般矿井的工作面运输距离是2公里,但我们不少工作面运输远大于这个距离,范矿在开滦内部各矿井中辅助运输距离还算很短的,现在开滦井下单翼最远运输距离都已9公里多了,仅运输成本,我们就比同类型矿井高出很多,而且安全生产的管理难度也大。”冯征国告诉记者。

更严峻的是,如果按年产2500万吨的生产规模开采,整个唐山区域煤炭储量还可采20年左右,对于开滦集团来说,寻找生路迫在眉睫。

其实不仅是开滦集团,只要是资源型企业都会进入枯竭期,转型是资源型企业的永恒话题,但如何转,则是个性化问题。

辽宁省阜新市用了7年时间完成了从“煤城”到“风电之城”的转变。产煤大省山西省则是盛行绿色转型风,原来的煤老板都变身成了养殖、种植大户。其中,投身养猪业的煤炭企业不在少数,今年山西焦煤集团也与双汇联手建设生猪屠宰加工项目。

而对于具有百年开采历史的开滦来说,转型的谋划也早有盘算。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滦开始酝酿转型。2002年,开滦制定了企业发展战略,是全国煤炭企业制定发展战略最早的企业。

本报记者查阅到了当年开滦的转型构想:一是对外扩张,占有资源;二是创新产业,如开发历史遗迹、煤电一体化等;三是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跨国经营。但直到2007年,已经进行了5年的转型发展并没有明显起色,经济总量中来自煤炭产业的比重仍旧高达72%,“一业独大”和非煤产业发展缓慢的问题始终没能解决。转型的现实需求与转型进展的现状形成了强烈反差。在中国煤炭企业100强排名中名次逐年下滑、15万在职和离退休职工的吃饭问题、矿区内50万人的社会稳定问题等等让开滦集团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衡阳定制职业装

吉安定做工作服

万源西服订制

新疆订做西装

相关阅读